顧問簡介

 

立法會 - 張文光議員

公職
立法會教育界議員(1998至今)
香港中文大學校董(1998至今)
教育統籌委員會委員(1993-2005年6月)
立法局教學界議員(1991-1997)
教育組職及工作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會長(1990至今)
社會服務
民主黨中央及常務委員會委員(1994-2004年12月)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委會常委(1989至今)

顧問的話

  我曾經參觀過一所收取「有特殊需要學生」的學校。因為融合教育的呼聲高唱入雲,家長選擇了政府分派的融合學校。當中,有孩子適應了的,有勉強適應了的,也有適應不了的,這本是正常不過的事。這些學生或許不多,但卻不能忽視,在學校堙A有時不能或不懂求助;有時不願或不敢投訴,學校生活遂成為苦痛的夢魘,即使如此,老師礙於工作繁多也未必察覺得到,或者未能給予有力的援手。

  儘管我對融合教育有著很多意見,但仍然衷心希望能尋找那幽暗的角落裡或者存在著的,受忽視和受欺凌的孩子,給他們最溫暖的愛和擁抱,讓他們不會因「與人不同」,失去一個美麗而豐盛的童年。

 

香港教育學院 - 黎瑞英博士

黎博士於英國布理斯托大學(University of Bristol)先後取得教育碩士(特殊需要)及教育博士資格。她曾於特殊學校任教達十五年之久。現時,她是香港教育學院教育心理、輔導與學習支援學系的專任導師,並主要教導融合教育、照顧不同學習需要,及自閉症及亞氏保加症兒童教育的課程。

顧問的話

  不經不覺,融合教育已經在香港推行達八年之久。融合教育的推行確實為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提供進入主流學校就讀的機會,但亦因此凸顯個別差異的議題。在眾多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當中,自閉症學生在學習、溝通、社交及行為方面的差異,相信是最為大家所關注的。

  對於就讀於主流學校的特殊需要學生,認識他們的個別差異是十分重要。從融合教育的理念看,由於這是一個導向欣然接納差異和珍視個別學生在班級中獨特性的理念,支持性的校園文化亦是融合教育中很重要的一環。

  現時,在香港推行的「融合教育計劃」及「新資助模式」均強調學校以「全校參與」模式照顧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其中「一般學生」是被視為促進支持性校園文化的關鍵人物之一。對於就讀於主流學校的自閉症學生,在一般情況下,他們會成為普通班的一份子,並整天跟「一般學生」一起生活與學習。因此,「一般學生」如何看待自閉症同學在學習、溝通、社交及行為方面的差異,將直接影響支持性校園文化的推動和發展。

  自閉症學生需要「一般學生」的支持,才能在主流學校健康地成長。期望參加者能透過「打開心窗」作坊的歷程,了解自閉症導致的差異如何地影響自閉症同學的生活與學習經驗,從而打開心窗,以同理的角度看待與理解自閉症,並以正面的態度為自閉症同學提供所需的支持。

 

匡智元朗晨曦學校 - 林廣權校長

林廣權校長從事教育工作三十年,包括其中23年服務特殊教育。多年來,他致力於自 閉症兒童的教學策略研究及實踐。

顧問的話 - 趁春行早

  在各種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童當中,自閉症患者相信是和主流學校學生最難融合的一群了!

  自閉症屬於一種廣泛性發展障礙,患者表現出三方面的癥狀:溝通障礙、社交障礙和單一的專注及興趣。大部份的自閉症患者外表都沒有明顯的異常,但只要你和自閉症患者接觸一段短時間,便會發現他們與眾不同的地方。就因為他們「與眾不同」的地方有時實在與常人的表現有很大差距,造成一般人很難體諒與接受他們。甚至有些自閉症人士自比喻為外星人,他們在主流社會中的感覺,就一如外星人到達地球:語言不通、文化迴異。

  自閉症至今仍是一種不可治愈的障礙,雖然如此,卻可以透過訓練和教育等早期干預,改善以至克服大部份自閉症的徵狀。訓練和教育的常用策略,例如:結構化教學、應用行為分析、社交故事、心智解讀及視覺策略等等,都能有效地改善他們的問題。當然,訓練要有效而適切的施行才能真正地幫助他們,而訓練人員對自閉症的認識,對各種教學方法、策略、技巧的專業水平與及靈活運用的掌控能力,在在影響訓練的效能,而成敗往往就在一線之間。

  香港自從推行融合教育以來,自閉症學童被分派往主流學校就讀者與日俱增,當局對主流學校在這方面的支援並不足夠。近年推行的新資助計劃,著重撥款和學校對撥款的自由使用,學校又未必能針對性地運用及調配資源,因此前線教師面對「陌生」的自閉症學童,往往欠缺專業的培訓,欠缺校方、家長以至同事的支援,欠缺校內和社會的共融文化的支持,令他們在針對自閉症學童安排教育活動時,非常困難甚至束手無策。而且他們還要面對日常大量的教學與非教學工作,壓力已很大,班堨[入了自閉症融合生,對他們來說是百上加斤。在這情況下,要老師教好一個自閉症學生,要他好好學習而不影響其他同學,要他好好與同學交往而沒有異常行為;要主流的學生好好認識自閉症兒童,要他們體諒自閉症兒童的障礙,要他們接納自閉症兒童從而成為朋友,要他們互相幫助創造和諧的學習環境而不是替自閉症同學改「花名」,聯群結隊隔離他們甚至欺侮他們,是一件極為艱鉅的工作。

  現在,一群關心自閉症人士的教育工作者、特殊教育工作者、藝術工作者眼見自閉症人士在主流學校的困境,提出一個嶄新的意念,希望利用戲劇的教育功能讓主流學生能認識自閉症人士,從而體諒他們、接納他們,使大家在同一天空下快樂地享受和煦的陽光!

  在優質教育基金支持下,滿道創作陋室將在今年秋天推出一系列對象為小學生的「打開心窗」工作坊,目的是改善主流學校小學生對自閉症融合生的態度(詳情可看本期教協報附上的傳單或到該創作室網站www.manducreation.org),我希望這是我們向推動融合教育和融合文化的萬里長征的第一步。我籲請各小學的校長和教師們趁春行早,報名邀請「打開心窗」工作坊到學校,在全校推展共融文化。

 

佛教榮茵學校下午校 - 李玉枝校長

 

李校長從事小學教育工作已二十六年,現任佛教榮茵學校下午校校長,早年畢業於前葛量洪教育學院,後完成小學教育學士(榮譽)課程,主修教育行政。

顧問的話--由主流小學角度出發

  本校為一所主流小學,現時沒有自閉症學童就讀,暫難了解他們的行為表現及學習情況。但在與主流學校同工分享時,大家都擔憂校內有自閉症學童就讀,從同工描述他們的行為特徵,確實對課堂造成很大滋擾,令教師不能順利教學,其他學生亦難於集中精神學習,其他家長亦時有投訴及怨言。這樣對學校、教師、自閉症學童及其他學生均沒有好處。

  但基於融合教育政策,本校及其他學校或有機會與自閉症學童接觸。所以,主流學校應未雨綢繆,先作好準備,讓教師及學生對自閉症學童有初步的認識及了解,懂得如何與他們溝通及接觸,再配合行政及輔導安排,讓大家能在一個較理想及共融的環境中學習。

  「打開心窗」計劃正是讓主流學校教師與學生認識自閉症學童的第一步,透過戲劇互動的工作坊,讓教師及學生能初步掌握他們的性格特徵、學習態度及與人相處方式,並在一個充滿關愛的氣氛下接納自閉症學童,嘗試與他們共處,成為朋友。

  本人十分欣賞滿道創作陋室有這麼好的一個意念,祈盼這個工作坊能讓我們的下一代多從他人角度出發,多些包容,多些互相幫助,社會將會更加和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