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初,滿道在網上發表了他的健康狀況:

「這幾個星期,由於偶然的因素,手中各個項目堆在一起,滿道身心都疲憊不堪。

在4月14日星期六,滿道和黎博士一起全日在深圳主持了兩個工作坊後,翌日滿道再主持了一個在深圳的劇本圍讀工作坊,在工作坊末段出現輕微臉皮麻痺和視力迷糊的感覺。回家後,情況持續,在黎博士的照顧下,情況稍為好轉。接著滿道和黎博士還去了澳門工作兩天,身體累得厲害。回香港後睡了兩天,身體情況沒有惡化,有輕微的好轉但不穩定。

其實,這一、兩年來,滿道的身體警號不斷,這次是較明顯的一次。經過和黎博士商量,決定立即停止各項能停下來的工作。在4月18日,滿道一口氣向七個合作的伙伴,提出停止繼續工作的建議,其中除個別工作的伙伴要求再觀察一段時間才作最後決定外,其他都接受了。滿道對各工作伙伴的支持和體諒,深感感恩!

其後,滿道又在4月20和21日,堅持完成了一項製作性的工作。工作中,滿道身體明顯在勉力支撐,實在應該徹底地休息了。

目前,滿道的手中,仍有少量沒有大壓力的創作和寫作的工作。在短期內,滿道原則上不會接受任何新的工作建議,起碼兩、三個月後,才再作檢討。在滿道的計劃中,希望過一段時間的靜心和慢活,對於性格急躁和焦慮型的滿道來說,是很大的挑戰。

滿道再次感謝各方友好的關心和支持!」

滿道收到了各方友好的問候,非常感恩!

滿道接受了中醫的中葯和針炙的治療,情況一天天地好起來。目前,已基本恢復了對右臉肌肉行使主權,說話也不再「累痢」,但身體仍然很易疲勞,工作效率不高。

滿道正培養慢活的方式過日子,但通常一不工作,反而更不舒服,要命!